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新消費驅動中國旅遊業進入新旅程
  • 2018.01.08

哪個行業最能直觀地反映當今中國人的消費現狀?毫無疑問是旅遊這個傳統又現代的行業。國家旅遊局剛剛公布的元旦假期數據稱,國人的消費方式已經發生了改變,這轉變的背後亦是經濟新常態下中國經濟發展的現實投射。在此背景下可明確的是,2018年中國旅遊産業將在結構和內容上發生更深層次的變化,有融合、有創新,更有大浪淘沙般的行業洗禮。

旅遊産業發展一枝獨秀

在剛剛過去的元旦期間,國內旅遊人數和收入均實現了兩位數增長。經國家旅遊局數據中心綜合測算顯示,2018元旦假期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1.33億人次,同比增長11.08%,實現國內旅遊收入755億元,同比增長11.22%。

僅2017年上半年,國內旅遊人數就高達25.37億人次,旅遊收入2.17萬億元。綜合全年來看,盡管具體數據尚未公布,但2017年中國旅遊産業承接的旅遊人數超過50億人次毫無壓力。

在旅遊消費持續景氣之大背景下,過去一年的中國旅遊産業高速向前。交通、住宿、餐飲、景區都已呈現全域旅遊態勢,千萬個具體項目又更新出與其他産業交融相促的形式。

不久前,中國旅遊研究院與螞蜂窩聯合發布了《重新發現世界:全球自由行報告2017》(以下簡稱報告)。報告指出,中國已全面進入“碎片化旅遊時代”。90後新消費主體的登場,正自下而上地加速著供應鏈的叠代,消費移動化、需求個性化、目的地IP化、産品細分化的趨勢日益明顯。

旅遊消費需求端的變化已傳導至上遊供給端。事實上,近年來,伴隨著中産階層規模的擴大,新的消費群體推動了我國旅遊業新消費業態出現,進而掀起了一輪旅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6年12月出台的“十三五旅遊發展規劃”中則提出要大力推進旅遊産品創新,擴大旅遊新供給。一場圍繞旅遊消費業態升級,轉變發展理念的行動已經在路上。

新消費催生“旅遊+”新業態

過去一年,旅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旅遊+”成爲旅遊業與其他産業融合發展的新模式,濕地旅遊、中醫藥健康旅遊、體育旅遊、冰雪旅遊、工業旅遊、森林旅遊、研學旅遊等爭相發展,旅遊的功能得到極大擴展,也爲人們旅遊消費提供了新的選擇。

以研學旅遊爲例,我國研學旅遊在教育部政策推動下獲得了迅猛發展。數據顯示,我國遊學人次自2014年後迅速增長,境內遊學人數由最初的140萬將增長至2017年的340萬,境外遊學人數由2014年的35萬將增長至2017年的85萬。遊學市場一年比一年火熱。低齡化已成爲國內遊學市場的一大特征,家長對孩子遊學側重點考慮更加理性。

作爲人們追求極致精神滿足的代表,近年來以極地旅遊爲代表的高端旅遊獲得了爆發式增長,以登陸南極的中國遊客數量爲例,從2008年的不足100人次到2016年的3944人次,九年時間裏增長了近40倍,中國已成爲全球第二大赴南極旅遊客源地。

執惠旅遊的調查顯示,2017年國內多家極地高端旅遊企業都表示艙位采購規模繼續擴大。中國旅遊協會指導、執惠旅遊承辦的首屆中國極地旅遊論壇上,與會嘉賓也普遍認爲平民化、年輕化、個性化旅遊時代已經到來。

國家旅遊局旅遊規劃專家王興斌表示,2017年國內旅遊業保持了中高等速度增長,這離不開宏觀經濟大環境的支持,人們收入增加,日益富裕,文化品位提升,對更高層次的消費內容自然會擴大,更加注重生活品質。

值得關注的是,新業態的出現反映了消費升級帶來的消費需求變化。但是,人們對優質服務、産品的評判標准卻沒有變,反而更加挑剔,這要求企業在快速發展過程中需要時刻高標准、嚴要求,爲消費者提供質量信得過的産品和服務。

提升發展質量迫在眉睫

近40年來,我國旅遊業從空白發展到如今全球規模最大,成爲旅遊大國,成就不可謂不大,但這只是規模和數量上的領先,現階段還稱不上旅遊強國,在發展速度、數量和質量、效益之間還存在不平衡的問題。

2017年就發生多起旅遊服務質量問題,比如曾引起網絡熱議的五星酒店客房清潔問題,多家知名高星級品牌酒店被曝“床單枕套不及時更換”“馬桶裏洗抹布”“用馬桶刷刷杯子”等,這些事情竟發生在五星酒店,令人瞠目結舌。此中原因之一便是外部監管不夠,處罰力度不足,涉事酒店違法成本太低,導致酒店太過于追求利益最大化。

根據去年12月份公布的《2017第二季度全國星級飯店經營情況平均指標統計》數據,全國三星及以上酒店整體平均出租率不足60%,即使北京、上海這些地方,三星及以上的酒店整體平均出租率分別只有65.5%和69%。根據國內高星酒店行業運營情況來看,平均出租率低于70%基本意味著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狀態,國內高星級酒店企業生存狀況堪憂。

王興斌認爲,這些年國內酒店業發展速度、數量上去了,但發展質量和效益沒有提上來,許多星級酒店處于虧損境地,這是目前國內酒店業面臨的現實困境。在缺乏良好經濟效益情況下,酒店經營者則缺乏提供高質量服務的動力,出現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現象,如此則會陷入惡性循環。

管中窺豹,從酒店業存在的問題就能看出旅遊産業發展在高速增長下的服務質量的缺失,而諸如景區宰客等問題更是層出不窮。而當前旅遊市場,企業承擔著市場服務主體的作用,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盲目追求市場規模而忽視了對産品、服務的質量。

王興斌認爲,未來旅遊企業擴張要慎重,不要冒進求快、求大,一定要重視效益,練好內功,不斷提升經營管理水平才能走的更長遠。業內專家也普遍認爲,中國旅遊産業要想更健康發展,提升質量遠比注重發展速度更爲重要。

目前,旅遊産業仍是民間資本投資比例占比最高的産業之一,2017年火熱的旅遊産業投資讓業內人士歡欣鼓舞。

巅峰智業創始人劉鋒表示,“過去一年旅遊投資比較火爆,原來以爲是虛火,但去年跟以往不同的是旅遊投資真的火了,許多投資商、開發商動真格,開始幹了,口號少了。所以去年整體的旅遊投資勢頭很猛。”

展望2018,劉鋒預判,熱點還會繼續受到追捧。他認爲,與旅遊相結合的跨界創新項目將會成爲焦點,“比如康養、體育旅遊、戶外運動、特色小鎮、田園綜合體等。此外,與鄉村振興相關的旅遊投資仍會是旅遊投資熱點,同時旅遊與科技方面的結合也會有一些新的進展。”

2017年是公布和全面實施“十三五旅遊發展規劃”的全面開局之年,也是提出建設世界旅遊強國三步驟發展戰略,開啓旅遊發展的新目標、新征程的一年。結合國家經濟宏觀政策我們不難看出,旅遊産業與生態建設、鄉村振興、新型城鎮化、産業轉型升級都有著緊密的結合點,特別是地方政府推動發展方式轉變、經濟結構調整,這將爲旅遊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業內專家表示,在新的發展理念下,2018年,我國旅遊業將繼續成爲我國新常態下轉型創新發展的風向標。

來源:經濟參考報